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正文内容

王建民:“美台贸易倡议”一剂抚慰台当局又得让利

发布日期:2022-06-06 08:56   来源:未知   阅读:
 

  · 以数字化转型助力“稳外贸”中信银行发布国际业务智慧。美国政府与台湾蔡英文当局于本月初宣布启动所谓“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涉及贸易便捷与法规规定等11项议题,以强化“经贸关系”,受到外界关注。可以说,这个以美国为主导、美国利益优先的倡议,不管未来前景如何,结局必然是“台湾让利,美国得利”。

  台湾此前未能被纳入美国主导成立的“印太经济框架”,再次让蔡英文当局寄希望于美国协助台湾进入多边经济体系的希望落空,也给了蔡英文的“亲善美国”一记耳光。蔡当局曾策划鼓动美国200多名国会议员呼吁美国政府将台湾纳入“印太经济框架”,但拜登政府考虑要减轻东南亚国家对“印太经济框架”的防备,就不能让甚为敏感的台湾参加,因此必须“牺牲”台湾。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未来台湾就一定不会参加“印太经济框架”,在中美战略博弈进程中,美国会随时可能视需要重打“台湾参与”这张牌,这是未来潜在风险之一。

  在目前情况下,美国认为有必要安抚一下蔡当局,因此策划并抛出了“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这个华而不实的东西。从倡议的内容看,与“印太经济框架”所涉差别不大,进一步坐实此举是美对台“补偿”的用意。不过,既然以“倡议”之名展开,就与一般的经济协定如自由贸易协议(FTA)等有所不同,是不具备约束力的一种政策主张性经济合作。同时既然是双边经贸合作倡议或协议,与蔡当局参与多边区域经济合作的期待还是有很大落差。

  尽管目前台湾不能参加“印太经济框架”,也没有直接推动签署美台自由贸易协定,但启动“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对蔡当局来说也算是一种“不错的安慰”。蔡当局上下一片得意之情,对倡议大加吹捧。蔡英文在中常会上表示,“台美双方更积极进行经贸上的沟通对话,深化多项合作议题上的具体策略及路径,让台湾在参与区域经贸的整合上更具有动力”。台湾方面直接主导这一事件的官员邓振中表示,倡议有助台湾加速与国际多边、双边经贸协议谈判。然而,蔡当局不必过于扩大和拔高这一倡议的作用。目前全球范围内的双边或多边FTA等经济协议达数百个,没有几个经济体是单单仅靠参与FTA或其他经济协议带动经济发展的。况且,“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是没有经过美国国会授权和审批的一种类经济协议。依美国国内党派斗争现实,若下届总统选举发生政党轮替,不排除新政府抛弃这一协议的可能性。况且,要将该倡议中的目标变为现实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美国优先”的强势原则下,台湾面临的谈判与让利挑战可能才刚刚开始。

  所谓“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实际涉及的范围与领域甚广,计有贸易便捷、法规规定、农业、反贪污、中小企业、数字贸易、劳工、环保、标准、公营企业、非市场经济等11项谈判议题,但却没有涉及最关键的市场准入与关税调降问题,让这一倡议的实质意义与作用大打折扣。就这11项议题来看,每一项认真谈起来对台湾都不轻松。特别是在美台不对称的格局下,谈判基本上是要按美国的剧本演出,台湾只有服从与配合的份,没有要价的资本与条件,一定是“少要多给”。依蔡当局长期在美国人面前奴颜婢膝的姿态,哪敢为台湾争取更多利益?为讨得台美FTA,连存在食品安全风险的“莱猪肉”都敢放开进口,蔡当局还有什么不能“让利”的?台积电前董事长张忠谋曾公开透露,台积电原本没有赴美投资计划,是在美国强大压力下的被迫选择。

  美国近年来不断强化“以台遏华”“以台制华”的战略,“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也不例外。美国企图拉拢台湾建构“去中排华”供应链,将台湾纳入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11项内容中的“非市场经济”议题针对中国大陆的用意就甚为明显。美墨加自由贸易协定(USMCA)中就有一条被指针对中国的“毒丸条款”,即任何一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议时,应允许其他各方在发出6个月的通知后终止本协议。不排除美台未来在倡议谈判中也加入针对中国大陆的类似限制性条款。此外在其他议题的谈判中,也很有可能涉及针对与中国大陆经贸往来的限制和陷阱条款。此外,由于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中国大陆明确反对美台签署任何具有官方性质的协议,未来美台以何种身份、名义签署,确立什么具体内容,均存在不确定性,需要持续关注与观察。

  可以预期,“美台21世纪贸易倡议”的启动与推进,必将对两岸经济关系及台湾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冲击与影响。目前台湾对大陆市场出口依存度超过40%,两岸经贸关系尤其是大陆市场对台湾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然而,蔡当局在“抗中、反中、亲美、媚日、谋独、保台”战略指导下,一直对两岸经贸关系发展采取消极、管制立场,不断出台各种阻挠与限制法规政策。蔡当局追随、配合美国对华战略围堵,强化台美经济关系,企图推动“脱中融美”经济战略,共同建构“去中排华”产业链与供应链,近年来美国主导推动的 “半导体供应链联盟”就是典型。对此类战略性经济合作可能给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我们需要给予足够重视,必要时须采取果断有效应对措施。(作者是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研究院名誉院长、教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